本届美国公开赛无悬念 可你知道翼脚收官多骇人?

本届美国公开赛无悬念 可你知道翼脚收官多骇人?

  北京时间9月21日,本届美国公开赛没有什么悬念,当比赛进行到翼脚18号洞的时候,布赖森-德尚博实际上已经确定了冠军。可是以前在翼脚举行的大满贯却不是这样的。或许这是又一个证据,一场典型的美国公开赛制造了一个非典型冠军。

  翼脚的球场设计师提灵哈斯特(A.W. Tillinghast)和会馆设计师克利福德-温德哈克(Clifford Wendehack)曾经说分许多层的18号洞果岭,好似球场通往会馆的阶梯。

  14年前,几位球员垂头丧气地从这里走过。可是另外一些人登上18号洞果岭,走向会馆的时候,就兴高采烈。

  翼脚最后一个洞一直是高尔夫难忘时刻的诞生地,当然有好,有坏。

  我们都知道这座历史悠久的球场上一次举办美国公开赛时,那个洞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如果你不知道,你很快就会知道的。那是高尔夫历史上最狂野的收官之一。光米克尔森的双柏忌就值得拍部纪录片。然而它却掩盖了发生在收官洞的其它灾难。蒙哥马利的7号铁打偏到了右边,也吞下双柏忌。福瑞克错过了5英尺保帕推杆。上述选手全都并列位于第二位,落后杰夫-奥格维1杆。哈灵顿也在18号洞吞下柏忌,那是他连续第三个柏忌,最终落后2杆。

  看上去每一场在翼脚举行的大满贯,最终都会有这样一个标志性的时刻。

  首先是翼脚举办的第一届美国公开赛。波比-琼斯推入了下侧坡的12英尺保帕推杆,将奥尔-埃斯皮诺萨(Al Espinosa)逼入了36洞延长赛。结果,波比-琼斯在延长赛中取得了23杆胜利。那个保帕推杆也许会改变高尔夫的历史。

  最后一轮,波比-琼斯领先的杆数多达7杆,可他在15号洞吞下三柏忌。他需要在最后一个洞保帕才能进入延长赛,可他进攻果岭的一杆没有上果岭,而后他棘手的切杆短了12英尺。当时,波比-琼斯著名的Calamity Jane推杆的杆身破了,用绳子给绑起来了,可他却用这根损坏了的工具推入了那个推杆。

  O.B. 基勒(O.B. Keeler)是《亚特兰大宪法报》(Atlanta Journal-Constitution)的高尔夫记者,也是波比-琼斯的传记作家,相信波比-琼斯在72洞没有推进那个推杆,会选择退役,因为他丢掉了太大领先。

  “我在令人迷惑的一瞬间,知道如果那个推杆没有进洞,那将是一个迅速蔓延的致命污点,永远不会在他的记录中抹去,” O.B. 基勒写道,“我总是相信波比-琼斯余下来的生涯悬于那个推杆,而它衍生出了1930年全满贯。”

  1974年,赫尔-欧文(Hale Irwin)2号铁打到20英尺,然后两推取得胜利。那是他三场美国公开赛胜利的第一场。10年之后,格雷格-诺曼在18号洞推入40英尺保帕推杆。福兹-佐勒尔(Fuzzy Zoeller)站在球道上,挥舞起了白色毛巾,表示他投降了,因为他认为那个长推是在推鸟。福兹-佐勒尔在次日的延长赛中取得胜利。

  当翼脚1997年承办美国PGA锦标赛的时候,拉夫三世在最后一个洞推入15英尺小鸟推,完成了5杆胜利。那个时候,一道彩虹出现在果岭后方。许多人觉得那是拉夫三世已故父亲,小戴维斯-拉夫,一个PGA教练,在天上对着儿子笑。

  (小风)